[神奈川]大海寺庙古民居,再加上米其林三星,这才是完美的镰仓一日游


其实也说不清因为想去镰仓而顺便吃幸庵,还是为了拜访湘南唯一的米其林三星而重访镰仓。或许只是觉得,镰仓的体感刚刚好,让人一下车就有种好想倾家荡产买一栋古民居住在这里的冲动。
猫咪镰仓海边.jpg 2.68 MB
第一次去镰仓的时候还没看日剧《倒数第二次恋爱》,小时候也没有《灌篮高手》的记忆,对镰仓的感情只停留在“哇,紫阳花好美!哇,竟然有沙滩!”上面。
IMG_0856_副本.jpg 970.66 KB
 
等看了十几遍这部剧,隔着屏幕都对镰仓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,再去,就想要找剧中长仓家的咖啡厅坐一坐,想要站在神社前的等着电车呼啸而过,想要站在海边捡粉色的樱贝,想要在江之电铁的极乐寺站下车,拍一张剧照般的照片!
江之电铁从镰仓出发,终点站是藤泽,湘南唯一米其林三星幸庵的所在地。藤泽是那一种小而规矩的日本城市,没什么名气(附近的镰仓光芒太耀眼啊),也并非旅游胜地。

最喜欢小地方的餐厅,还没有被络绎不绝的外国游客搞坏了脾气,和和气气,想来,幸庵应该也会是这种氛围。
藤泽市三星怀石料理餐厅幸庵门外.jpg 1.81 MB
 
在附近的百货商店逛了一会后,踩着点入店,通过曲折的玄关,被带入一间洋式大厅,大概有四五桌的样子,我们四人一桌,离吧台稍远,也几乎看不到那儿的状况。直到结束前都没见到大将,一边看着女招待端上来的料理,根据食物的摆盘和风格偷偷揣测,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
藤泽市三星怀石料理餐厅幸庵内部.jpg 1.38 MB
 
先来一碗热热的昆布梅子茶。
昆布梅子茶.jpg 1.31 MB
 
二月最热闹的是节分祭,果然,料理也搭配了相关元素。和纸一角是个呲牙咧嘴的鬼头,正方形小钵里装着黄豆。

先付装在一只蚌壳般的银色盘子里,花山葵的叶子包裹北极贝,淡淡的芥末辣味,再加山药泥和橙醋调味的高汤做底。
2先付.jpg 1.75 MB


光是敲下这些描述我都口腔生津了,开胃菜开胃菜,就是要酸酸凉凉地爽口,食材不需要多高级,它的功能应当是“要恰到好处地端出来,不给客人的胃造成太大负担,有点东西下着酒,留时间给料理人准备下一道热菜”。
先付近景.jpg 1.47 MB
 
点了一合日本酒和另外两款梅酒——自家制(12%)和浊梅酒(8%)。和服小姐姐见我不能喝酒,“要不试试我们自家做的一款茶,和料理也很搭哦。”
 
她拿出一支葡萄酒模样的玻璃瓶,据说这款茶使用半干燥的茶叶,水滤的方式,一滴滴往瓶里滴,耗费100多小时将近5天才能够完成。倒入红酒杯里之后,美丽的颜色简直令人产生幻觉。
 
椀物,松叶蟹做成“真丈”,类似蟹肉球。上面除了yuzu皮和梅花形胡萝卜,还铺着一种奇怪的蔬菜。“这个叫神马草(jinbasou),石川县产的。”女招待一个个组词给我解释出具体汉字。
神馬草1.jpg 227.67 KB
 
“神马?”眼前出现的是黑人问号,同为汉字圈总有些哭笑不得的巧合会出现。原来这个名字是有传说典故,据传义经从能登半岛出逃的时候,给他的马喂了这一种海草,突然就变得精神起来了,于是有了这个名字。
 
二月里的椀物,连同盖子上的细小蒸汽都很优美,高汤就是日本料理的奥义所在,一点错都没有。
3椀物.jpg 1.37 MB
 
刺身,比目鱼和鰹鱼,加防风叶和海苔,很清丽的口感。
4向付.jpg 1.92 MB
 
烤物,穴子(星鳗)和蕗の薹(蜂斗菜),用酸酸的啫喱调味。蜂斗菜烤干后香味更浓郁,但是并不讨好的味道,烤星鳗有点偏淡,整道菜就充斥着股药味。这道菜留给我印象最深,却并非因为美味。
5烤物.jpg 2.52 MB
 
八寸如皎洁却绚烂的月光,半枚鲜红的流心鸡蛋像欲火焚身的月亮,用的是“寿雀卵”,来自神奈川伊勢原市的高逼格鸡蛋,要是在国内看到这种颜色的鸡蛋,一定以为是人工合成的,红得快烧起来了。
c0151965_17261951.jpg 25.6 KB
 
中间是裹了鱼浆炸过的牡蛎和千枚渍,左上小碟里是安康鱼肝豆腐,右上是醋渍生海参配白萝卜泥,海参在日语里有个好听名字叫“海鼠”,那“海猫”呢?却是天空中飞翔的一种鸟。
6八寸.jpg 1.72 MB
 
煮物恢复到清新路线,马鲛鱼加上yuzu白味增,白萝卜用的是“淀大根”,据说每一根都有ID编号,加上洋葱一同煮。江振诚先生不是也在《初心》里说了,食物背后要故事,才能打动客人。比如花五天时间滴成一瓶冷泡茶,故事也是味觉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7煮物.jpg 1.59 MB
 
御饭环节,女招待先在碗里盛人一小朵米饭,“先试试米饭的本味。”这米一定有来头,我心想。
 
“啊,真好吃”,对面妈妈忍不住叫出来。
白米.jpg 1.73 MB
 
“用的什么米呢?”
 
“叫雪椿的一款米,新泻鱼沼产。”女招待怕我不明白地名,又跑去后厨取了一张米店的宣传单给我。
雪椿大米.jpg 1.75 MB


雪中茶花,多美的名字。翻过来看了下价格,1KG是1200日元再加税,折合40元一斤吧。想起之前有在新泻居住的朋友给我寄当地大米,后来带回中国煮,味道总有点差别,米也有水土之说,所以我们才要千里迢迢,去远方吃远方的食物啊。
 
“能再加一碗么?”爸妈每次吃怀石都惊艳于高汤和米饭,最朴素的两样东西却是日本料理的根基。很喜欢他家搭配的腌菜,加入紫苏和茗荷调味的白菜浅渍、昆布。
8食事.jpg 1.31 MB
 
饭后是一枚渍樱花和果子加抹茶。
9樱饼.jpg 1.46 MB
10抹茶.jpg 1.9 MB
 
最后水果冰淇淋收尾。
11水物.jpg 1.68 MB
 
幸庵的大将飯嶋有紀則就是藤泽本地人,曾在滋贺的招福楼工作了12年后,回老家开店,非常传统的出世路线。通过女招待的传达,他马上同意了饭后为他拍一张肖像的要求,我们结账穿衣,走到玄关时,大将已经恭敬等候在那里。
藤泽市三星怀石料理餐厅幸庵主厨.jpg 1.24 MB
本以为会是位儒雅的老爷爷,结果竟是位40多岁、满脸横肉的大叔,直接去客串《侠饭》柳刃组组长都毫无违和感。我挑了一张眼神看起来最温柔的,却依然充满硬汉风。
 
这样的镰仓一日游,只能说完美之上的完美。


叶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