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口湖【走走】冬日散策|山和归途


文章同步刊载于Wordpress网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今年年中许下了希望能今年事今年毕、把今年的游记在今年记录完的期望,最近生活节奏太过紧凑,还在适应新的环境、调整心态,

终于在今天找到了空档,希望能顺利达成这个看似卑微,但对我来说极困难的挑战(?)!

直接开始碎碎念游记的部分!

碎碎念游记


和阿婆告别后,伴着美景缓缓往一竹美术馆前进。
 
▲冬季色调


 
▲尚未露脸的富士山


 
 

▲连路边的枯枝都很美阿~(只能说身处异地心态变化太大。)


 
 

▲渐渐融冰的世界


 一竹美术馆需要往上坡稍走一两分钟就会到达,光看着最外面的门户,就感受到神秘的气势XD


 
 

▲一竹美术馆最外缘的大门


 
 

▲走进第一层大门,需要走一小段路才会到美术馆。像深入秘境ㄧ般的兴奋啊!


 

▲美术馆上方有一些门,不知道是什么用意。


趁着暖阳当头,缓缓走去一竹美术馆,没有找着早上的热心阿姨。

因为美术馆内是不能拍照的,所以只拍到门口为止!

展区其实不大,但也花了2个多小时慢慢逛,一件一件和服的名字和作者的创作概念(练英文时间),感觉一竹先生是个热烈爱着富士山的阿公,虽然已经过世了,但博物馆还留有他激昂演说的录像。

在舞台上不断重复拨放的是纯日文版本,若需要看英文本幕版本可以和服务人员说,会带你去门口附近的小空间放给你看,因为天气冷还很贴心地放了电暖器在旁边。

一件一件手工绑线染色的作品,能有这样一系列计划好的创作,一一作完的感觉真的好棒。也好想要有一间自己的展览馆,更完整的表达自己的宇宙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,应该每个人也都希望能成为系列创作的艺术家吧!(其实我就是「别人有什么,我也想要有的」那种没原则的人。)

离开一竹才发现,整个上午被云雾垄罩的富士山现身了!一路疾走带跑的往大石公园前进,但在主要干道旁发现了一条小路往外岔出,所以放弃了大石公园,慢慢往这前进。


 
 

▲终于探出头来了!


 

▲天气放晴,雪反射的很厉害。


 
 

▲枯树枝的果子,很像蜜饯的质感,还有看到鸟们来吃!

遇到了一大片洁白无损的雪地,富士山就这样庄重的矗立在湖的另一岸,这样平衡的画面让人不想离开,贪心的拍一百张无差别的照片,捕捉每一刻,大概就是以为拍的多就能更多珍藏这样时光的偏差价值观,但真的,好喜欢这样的静谧,与自然共处。


 
 

▲令人屏息的静谧美景


 
 

▲就窝在这片雪地一个下午了!


 
 

▲还做了一个小雪人陪伴(超级边缘人的朋友增生术)


 
 

▲一个平凡的路边就非常美


 
 

▲会让人想着,时间如果就停在这有多好。


 
 

▲有鸟的脚印!


 

▲不知道是哪一条大桥


 
 


 


在这里遇到旅途上第一个热爱摄影的阿伯(我都简称摄影阿伯),阿伯将车停在护栏旁,不断上上下下车。后来他上前和我聊天,我也只能很别扭的挤出几个还记得的日文单字,进行没有质感的对话,再一次的感受到语言造成的隔阂,哈哈,让人无法深交朋友。

像是指着他的L镜说「好贵阿(高いね)」。

他又来回了几次车子和雪地,再度走向前来,递给我一张名片,不知道是指专门或是兴趣作山岚的摄影,名片上截取了硕大的富士山上半部,配上像帽子般的云朵,很可爱。

▲在日本遇到的第一个摄影阿伯

 

▲希望自己到老了也可以像他一样生活
 

 这里几乎没有其他游客,从头到尾只遇到摄影阿伯和另一对日本人夫妻和遛狗的男子,算是度过了安静的下午,很安静、很舒服。想是因为地图上没有标示,只有几个大景点会被写出来,算是徒步游湖的小奖励吧!

 若这些适合口湖居民的日常,那我会努力地往在这里定居的人生目标迈进的!哈哈!


▲突然想到最近看的日剧讲到富士山脚下的树海(感受到一阵阴凉)

 
天色渐渐转暗,和摄影阿伯道别后,缓缓地踩着湿透的Sketchers回Hostel,走在已完全入夜的河口湖,KKbox脱机播放想听的音乐,在雪地里听着哼着歌。


 
 

▲月光温柔的让人想哭(多脆弱)
 
 

▲一月初还有各式灯饰的房屋


 
 

▲街道已经暗了下来,其实用走的有点危险,建议还是天色亮些就离开!


 
 
▲好像是卖乌龙面的店,房子也超级可爱!


▲矗立在雪地中的贩卖机们


 
▲夜中的雪地。



Daisy Wang